推广 热搜:

一座低矮的新坟,松散的土堆尖尖地,前面插了块简单的木牌,刻了几个字

   日期:2021-03-12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谢不臣将她的一切神态收入眼底,却仿佛隔了一层一般,无动于衷。  缓慢地,残酷地,又近乎优雅地,他将长剑抽回。  见愁胸口
 谢不臣将她的一切神态收入眼底,却仿佛隔了一层一般,无动于衷。
  缓慢地,残酷地,又近乎优雅地,他将长剑抽回。
  见愁胸口溅开一朵血花,怎么也站不稳了。
  谢不臣淡淡地看着,剑尖斜斜点地,任由剑上的血落下,在潮湿的地面上晕开一小片。
  “今生我负你。若三界六道有轮回,来世,你尽可向我索命。”
  
  今生我负你。
  若三界六道有轮回,来世,你尽可向我索命。
  
  见愁站不稳,她捂着胸口的伤,低头时,只看见了指缝里汨汨流出的鲜血。
  是她心头血,眼底泪。
  身形晃了几晃,她终于还是倒在了地上。
  
  这一刻,谢不臣提剑,脚步无声,从她身边走了出去。
  她的身子蜷缩成一团,手指用力地握着,像是想要抓住什么一样。
  然而,只有一片湿透的衣角,从她眼前划过。
  
  “刷拉拉……”
  瓢泼般的雨还在下,天的边缘,依旧有闷雷滚动。
  小院外,目之所及的连绵群山又仿佛苍翠了一层。
  
  院子里的大白鹅在雨里踱步,谢不臣走出来的时候,有几只就要朝篱外扑腾,他没多看一眼,只是抬眸望向了低矮的院墙。
  几根枯草的断茎在雨里颤抖。
  院墙上有着个苍颜白发的道士,负手而立,脚却离墙上的枯草有不多不少恰好三寸的距离,乃是浮在上面的。
  他沧桑的目光,仿佛通达天机,落在谢不臣的身上。
  他剑上的血,正在被雨水洗去,渐渐变淡。
  微微一笑,老道开口:“尘缘已斩,心性绝佳。他日寻仙问道,通天大能,必有你一席。”雨过。
  瓦蓝瓦蓝的天空里,一丝云也没有,明澈至极。
  四面环山的谷底断崖下,不知何时添了一座低矮的新坟,松散的土堆尖尖地,前面插了块简单的木牌,刻了几个字。
  
  空气里有泥土和青草的芳香,林间茂密的枝叶上垂下点点露珠,不经意之间滑落而下,便润湿了一片土壤。
  远处起伏的山峦,有着柔和的曲线,清风拂过,吹来牧童的笛声。
  伴随而来的,还有一阵阵调子怪怪的歌声。
  
  那歌声渐渐近了,哼歌儿的是一名枯瘦的老头儿,瞧着脸上脏兮兮地,脚上靸着一双破草鞋,破衣烂衫,腰上挂了个酒葫芦。
  他一手捏着一根细细的破竹竿,另一手却抓着一只鸡腿,腮帮子不停地鼓动着,正啃得欢快。
  “左手一只鸡,右手一只鸭……今天有鸡腿,明天吃什么?”
  嘴里咕哝着,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,老头儿动作可没停下,没一会儿,那只肥美的鸡腿就已经被打整得干干净净,只剩下半分油水也舔不出来的鸡骨头。
  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